LOADING...

90后诗人面临的困境,是年龄、性别、教育、爱情?

原标题:纳雍90后诗词困境浅谈

《诗刊》社《90后诗词选》

《诗刊》“子曰诗社”已于2019年8月出版《90后诗词选》一书,正是基于此,蔡世平给90后定了三个标签:“‘90后才情’‘90后智慧’‘90后创造’”,他说“90后成长于物质丰富的年代,但绝不意味着他们生活在蜜罐子里,都是很享受很幸福的一代。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压力与烦恼”。诚然,一半90后已经从大学毕业,面临的是21世纪初的生活压力,社会纷繁复杂,房子、车子、票子还是其次,瞬息万变的时代节奏已让人喘不过气来,所以光有才情远远不够,还需要智慧和创造。这便意味着写诗作文需要足够的决心与坚定的信念,以抵抗外界洪水般涌来的诱惑,守住内心深处按捺不住的更大的寂寞。

《纳雍诗词》杂志

对照蔡世平所言,纳雍90后也不外乎此。宋波是纳雍县水东乡姑箐村人氏,其在校读书时甚好诗歌,曾往来于各网络平台与人交流学习,得以进步。因家境贫困,家中不通网络,暑假与寒假期间为不错过每一次交流机会,他常外出到数里之外的工厂墙外蹭人无线网络。所以每至入夜,工厂墙角总有一丝微弱的光一闪一闪,那便是他的手机在挣扎,宋波即是如此数月如一日地坚持。然而好景不长,在即将进入大四之时,其父身患癌症,不久便与世长辞,一家人从此失去了经济来源,所有压力都落在尚未毕业的宋波身上。除了小妹尚在纳雍就读,其余三个弟妹已因生活无继陆续辍学在家,而他毕业之后工作也未能顺利,于贵阳、纳雍、大方等地多番辗转,才于2019年底在开阳县正式从事行政工作。

樱花

其父卧病在床期间,他曾数月抑郁不语,我与他由贵阳赶赴纳雍老家,期间曾于夜晚步行,跋山涉水,翻过几座大山,寻求相关帮助而未得。在返回贵阳时作有一诗《答汪常》,并有诗序:“近年诸事不顺,颇为烦闷,今日离乡返回贵阳,乡友汪常作《送宋波贵阳归来遇暴雨》。真切万钧,时风雨骤作,故答之。”其诗内容为:“绝知此世最堪磨,即去前程亦更多。我自任他风雨骤,且诗且赋且高歌。”此诗并无艺术可言,但十分真切,后两句看似乐观,实则是安慰自己罢了,而未知始末者读不出其中的辛酸苦辣。后有《中秋节悼亡父》一诗,催人泪下:“一去音容缈似烟,中秋最怕说团圆。我在满帘风冷处,已无眠夜你长眠。”

与宋波一样,有着同样“压力与烦恼”的又岂止三两个人,如李美燕、彭右平、左贤伦、毛蒲进等都在生活、学习或工作上面临巨大阻碍,只是外人不知而已。想纳雍已是贫瘠如此,每逢天灾地患,颗粒无收也是常有的,面临学习、工作、家庭、社会等诸多问题的困扰,纳雍90后的压力并不比他人少。因我等都还年轻,此等事便不提了,且就诗论诗,以免老人家笑话。整体而言,纳雍90后诗词创作正从临摹阶段,逐渐走向个人风格的成型,而“才情”“智慧”“创造”等方面尚需强化。至于这个群体以后是否仍能坚持学习和创作,是否能够跨过生命中遇到的苦难,就先抱以期待吧。